• 买到去北京的车票,我在心里说了句:“疯子!”

    说来也好笑,本想只是一时的冲动想法,结果就在一小时以后拿到了车票,有大款的感觉哦。

    买了票问北京天气,被告知要穿厚外套挡北京那天大的风。于是准备了厚衣服,到了北京还真是给我面子。不但狂风偃旗息鼓,连气温也飙升至26度,真是给我最大的欢迎,我也被闷出了整三天的臭汗配合它,这是后话。

    出了北京站见到了久违的mh,两年多他还是一样的真诚和机灵,让我对BBI 毁人不倦的看法重新反省。看来万物成事在人。八通线开通了,方便至极。只是我在想当年我们六个那段从四惠东步行到广院的温馨和快乐气氛不会在有机会重演了。

    看到lh了,同样是两年没见。不过那种成熟和自信的外表是让我觉得陌生了。中饭是广院著名的水煮鱼,我们言谈甚欢,快乐如初,原来外表的改变并不会改变内心。我又一次错了。

    下午去猪那——好赶啊。公主坟。琼瑶美丽故事的发源地倒是并不美丽,嘈杂的人,脏乱的地面——广告竟然贴地上了。见到朱和猿,好高兴,我们在北京的街上放肆的笑着,回忆同样的往事,在家乡和在陌生的城市,感觉竟是那么不同。走了不出百米,我张望了一下说:我带路吧,这儿我熟。晕倒。这里是两年前我来比赛时六人组走过的路。回忆会不经意的跳出来,有趣。

    之后伟和小宝(韦小宝?)还有在北外的猪II都来了,对了对了,还有那个在北京呆了一年半就把京城王者霸气学到骨子里的pj005。大家吃东西,唱K,好开心。

    20小时没合眼了。

    早上步行到天安门,看升旗,长了常识——原来升国旗是要奏四次国歌的。

    终于到了老哥家。我在一次佩服自己的能力,我直接找到了他家的门口按门铃。要知道这是在我到过感觉最乱的北京。虽然这样说会有人不齿:)。但这样好歹让我心里宽心:今后作个购物网站的送货员的基本素质是有了,何况还没有偏离自己的专业。

    水水昨天就疯了一次,他惊异我会突然出现在北京,我也很惊异其实:)。不过能给自己和朋友带来开心本来就是好事意见,何况还搭上了铁路部门交通部门餐饮部门娱乐部门种种被GDP核算的部门都开心了。

    第二天他带我去了故宫后面和北大,还去了一家据说有很多明星出没的面馆吃了难吃的面,结果明星没见着还差点把自己的钱包搭上。卖火车票的大妈问你是来考电影学院的吧?不知是褒是贬,至少我还真考过艺术专业呢。




    第三天去机场送水水回上海,我在想在北京最后一日怎么安排。发了短信想吓吓小肥:“我在机场,怎么去你那?我来吃上个月你欠我的生日饭。”“哦,你等等,我问问”她的冷静让我自信心全无。


          
    BLU是我见过最小资的大学!感叹,拍了好多照片,也让我对自己的生活有了点思考,也许真能一边学着知识一边不和社会脱节呢。



    下午按原计划去中戏见黄老大。到了传说中的世界上唯一一所胡同里的大学,还有我狂喜欢的旁边胡同里的酒吧和咖啡厅。好喜欢好喜欢。由于之前说过BLU是我见过的最小资的,只能把中戏和它旁边的酒吧和cafe叫最具传统情调小资的大学街区。


    我们四个聊了好多也喝了不少,打心眼里的开心。要不是要赶火车估计我会离不开东棉花胡同了。原来一帮子志同道合的朋友聊起来是那么投机和爽快,后来想想也怪不得,我们都是靠嘴巴吃饭的。

    晚上要赶火车,没来得及去后海,我们哥们四个也没来得及尽兴。还有来不及见面的其他朋友。后来想想——总得给下次相聚找个吸引人的理由不?于是带着满足的神情离开了带给我三天充溢快乐的京城。

    我始终觉得北京是个乱的城市,但因为有了这些可爱的人,这个城市也越发的显得可爱。